二人临时搭档的板报小组广受好评,甚至摘获年级第一的桂冠。当班主任老师欣慰地拉着池晏和莫离一阵感激涕零时,莫离惭愧地低下了头,毕竟自己除了擦黑板之外什么也没干。
    更不可思议的是,临时的板报小组在班级同学高亢的呼吁下转正了。表面上又有几名同学兴高采烈地加入,但实际上勤奋工作的依然只有他们两个人。
    日子一天又一天平静地过着,莫离很快便发现枯黄干瘦的少年逐渐变得健康起来,虽然依旧清瘦但脸颊红润,身形健壮。许是池晏一改病态,班级里同学对他的态度也好转起来,至少恢复到正常的同学关系,冷暴力现象不再存在。
    而莫离也在辛苦地练习右手写字,当练得差不多后便包揽下所有的板书工作,有时还会帮着池晏涂涂色块或者画点小装饰。两人的默契日益见长,交集也逐渐增多。
    教室,食堂,图书馆,操场都有他们并肩相伴的身影。
    伴着缓缓升起的朝阳和划破寂静的虫鸣鸟叫声,他们步调一致地在空旷的操场上慢跑晨练;烈日当头的正午时分,他们挤在人潮汹涌的食堂相对而坐;暮色正浓的黄昏,他们双双踩在摇摇欲坠的板凳上布置新一周的板报。
    和池晏的相处轻松又愉快,明知道莫离心事一箩筐,他也从不给她施加任何压力。即使在莫离情绪低落不愿开口说话的时候,他也会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陪她,温柔的眼眸中浸满安慰与鼓励。
    莫离有时甚至为他的朝夕相伴感到惭愧:“池晏,你先回家吧,我……自己待一会儿就好。”
    日落的余辉给少女白皙的脸颊镀上一层橙黄的暖意却并未掩盖住她眼中浓重的悲伤和凄凉,池晏轻轻地说道:“莫离,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对上少女不解的目光,池晏微微一笑,背靠少女坐好:“莫离,朋友的意义在于不离不弃。你不愿倾诉没关系,这是你的权力,但我不走也是我的权力。至少我的存在可以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
    两人的关系始终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这还是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虽然只是背对背相靠。莫离能感受到来自少年后背传来的汩汩热意,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皂香。
    她到底没能做到敞开心胸,但这份朴实无华的友谊在她的心中弥足珍贵,是她想要誓死守护的宝藏。毕竟这是她第一次突破从小扎根的圈子来到一个与自己生长环境截然不同的世界,感受母亲嘴中“常人”的世界,交到一个干净纯粹的朋友,平淡如水又安逸自在。
    然而,岁月静好的时光终究是短暂的。
    毕业典礼后,当莫离和池晏从校门踱步而出时,几名身穿黑色西装戴墨镜的肃杀男子从一辆黑色加长林肯上下来,径直走向她身边的池晏。
    一名为首的中年男子摘下眼镜,先对莫离颔首后,又转而毕恭毕敬地对池晏说道:“叁少,老爷派我来接您回家。”
    这个男子莫离很熟悉,是池家当家池振威的贴身保镖,莫离年少时曾有幸在宴会上见过他几次。
    “知道了。”池晏漫不经心地回答,眼睛却紧紧锁在莫离的身上,他看到她瞪大的双眼中写满了震惊和恐惧,素来淡定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惶然,“莫离,你……”
    “你——是池家叁少,是我知道的那个池家吗?”勉强压下心中的惶惑,少女又恢复淡然的样子,凉凉的声音传进池晏的耳中。
    “我……是。”
    “所以,你一早就知道我是谁对不对?”
    少年脊背绷直,双唇抿成一条直线,没有回答。
    她定定地望着他,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最后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故意接近我?”
    池晏良久维持的坦然自若终于出现一道裂缝,他苦笑道:“如果我说不是,你会信吗?”
    他知道她有多倔强,一旦是她认定的事实别人再怎么解释都徒劳无功。况且,她也确实猜中了大部分真相。
    又是一片沉默。
    校门外聚集的学生越来越多,大量好奇的目光投射到他们还有那辆加长林肯的身上,他们不断地猜测二人之间的关系,一场豪门恩怨的狗血爱情故事甚至已经在一些脑洞大开的同脑海中初具雏形。然而池晏并没有在意身边人的窃窃私语,他一心牵挂着唯有身前那道纤细的身影,颤抖着等待她给自己下达最后的审判。
    少女逆着光美眸低垂,看不清情绪。良久,莫离红唇牵起,绽开一个粲然的笑容:“池晏,谢谢你。”
    没有责怪,没有抱怨,她只是站在那里灿烂地、真诚地笑着,而池晏却没来由地感到恐慌,像临终前最后的关怀,又像暴风雨来临前最后的宁静。他急切地想要从她含笑的双眸中找出埋在深渊中的狂风巨浪,他宁愿她对他大吼大叫,甚至撒泼打滚,都不愿像现在这样,平静地仿佛下一秒就要从自己的世界消散不见。
    “再见。”她向他挥手,转身,离去。
    那一刻,池晏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全部的力量被尽数抽去,他只觉自己不慎跌入千年的冰窖中,沸腾的血液被冻僵。耳中嗡嗡作响听不到周遭的任何声音,脑海中反复播放着她笑靥如花的神情,那样夺目明媚的笑容是他曾经的求而不得,现在却成为宣告他和她决裂的判决。
    池晏想要迈步赶上,却被管家勒令要即刻回家复命。他不记得那一天自己是怎么坐上加长林肯回家见过父亲的,只记得自己的心仿佛被撕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冷风毫不留情地呼啸而入,刺骨的寒冷顺着心脏灌输血液的路径蔓延至身上的任何一个角落。
    自他们分别之后,池晏进入到池家的权力中枢,整日忙得不可开交。正当繁忙的公务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他打算找莫离坦白过去时,他却收到了仇莫订婚仪式的请帖。
    --------------------------------分割线---------------------------------------------------
    最近在忙期末和毕业论文,最近两章都是存货。等我忙过了,一定好好做人,好好码字!

章节目录

莫离去(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莫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肥并收藏莫离去(黑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