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声枪响,引得周围用餐的食客不管不顾地尖叫起来,他们踏着窗外的月光挤成一团争先恐后地奔向楼梯口,踩得木制楼梯轰隆作响,楼上楼下乱作一团。
    而莫离和颜清在黑灯后摸错方向,双双滚向远离楼梯的一套桌椅底部。
    “清清,你怎么样?”莫离压低嗓音问向颜清。
    颜清虽然一向被父兄保护得很好,但到底是将门无犬子,受到惊吓之余头脑依然清醒:“我没事,咱们要不要顺着人流逃出去?”
    颜清没有夜视能力,但莫离尚能在昏暗的环境中透过层层栏杆、桌椅的阻隔看清男人的一举一动。从他快速扣动扳机的反应能力和悄无声息的潜伏能力来判断,男人应该是个职业杀手。只是在一击未中后,他依然站在原地,任惊慌失措的食客从身边经过也岿然不动。
    他在等,等莫离她们自投罗网。
    莫离轻叹一声,苦笑道:“既然他都对我指名道姓了,那便是势在必得。”
    凭莫离的枪法想要一枪射杀男人并不困难,但她们现在所处位置极差,视野过于狭窄,根本无法扣动扳机。况且她的身份太过敏感,不能在池家的地盘暴露。
    “那怎么办?”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楼上的人已经空得差不多了,男人发现她们是迟早的事情。
    “清清,你的枪法怎么样?”莫离没有回答,反问道。
    “还行,大哥以前教我瞄过靶子。”颜清不假思索地回答,随即似是想到什么,睁大双眼,“你不会是……”
    “就是你想的那样。”莫离的脸半陷在阴影中,看向她的眼神却写满了坚毅和认真,“我一会儿跑出去吸引他的注意,你伺机开枪。”
    “我不行的,我只打过靶子,没杀过活人。”颜清被莫离破天荒地的计划惊吓到,连连摇头  。
    莫离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淡然的眼底闪过一抹自信的光芒:“不用非得打中,能拖则拖,不能拖还有我。”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风月的人应该已经在路上了,只要池晏的人能及时赶到便是胜利在望。
    思及至此,莫离低声念道:“3、2、1……”
    话音刚落,莫离如离弦的箭,一个侧翻窜出来扑向一旁,将桌椅全部推翻在地以掩饰自己的身形。男人听风即是雨,子弹顺势发出,尽数没入距离莫离不远的木质地板中。如果不是莫离先发制人躲避及时,怕是要命丧黄泉了。
    然而另一边被莫离强行安排骚扰的颜清就没那么好运了,毕竟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她的子弹在第叁层偌大的空间肆意乱飞,就是没有接近过男人。
    一梭子弹发射过后,料定颜清手中的弹匣已然山穷水尽,男人镇定地换上一副新的弹夹,站起身缓缓向颜清所在的位置走去。
    关心则乱,莫离听到男人的脚步向颜清挪去,焦急地从避身的粗壮柱子后探出上半身,举枪对准男人。男人像是长了后眼般,几乎与她同时转身,一发子弹准确无误地射中她的右肩,莫离闷哼一声,右手一松,手枪掉在地上。
    “离离!”听到手枪掉落和男人喉中抑制不住的笑声,颜清高喊一声。
    听到一边女人脱口而出的名字,男人足尖一顿,转身向莫离所在的位置走去。
    莫离强打精神地缩回身子,用左手牢牢摁住肩头,摸到一手湿热的液体,铁锈的腥味在空气中飘荡,刺痛也从患处向全身弥漫开来。汗水渐渐打湿衣衫和额发,胸口剧烈起伏着呼吸着新鲜空气,但莫离每呼吸一次都能感受到痛觉神经在叫嚣着疼痛。
    男人的脚步声渐渐逼近,莫离侧过身子瞄到距自己只有一手距离的手枪,她屏住呼吸,用尽身上最后一点力气,艰难地颤抖着左手去够。
    受伤后的左手无论是力度还是灵敏度都较右手差之千里,她甚至不知道这只手还能否拿得住枪,但此时却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拜托了,莫离默默祈祷着,就当是最后帮我一把,一定要捡起来。
    眼看左手就要覆上枪身,一只黑色胶鞋突然出现重重地踩住她的手掌,狠心地在地上不断研磨,似是要将全部骨头都碾碎成末。
    “啊——”隐忍的叫声从紧闭的牙关泻出,莫离痛苦地抽搐身体却是无济于事。
    男人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抓住她的长发从地上揪起来,热得发烫的枪管直直地顶在她的下巴上。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男人的目标明确指向自己但他又没有第一时间认出自己,说明他并不是道上的人。莫离喘着粗气,仰头对上男人阴鸷的目光。
    他狂笑一声,不懈地在地上淬了一口:“莫小姐恐怕是等不到答案了,不过别着急,等莫敬天下去找你了自会告诉你答案。”
    看来是莫家的宿敌买凶杀人,与仇家无关。不知为何,莫离紧绷的神经在听到男人的回答后顿时松懈了下来。她闭上眼睛,等待男人的审判。
    “嘭”的一声枪响,事先预想的疼痛却并没有袭来,莫离听到男人惨叫一声,手中的枪“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紧接着又是一枪,男人健硕的身躯轰然倒塌。莫离睁开眼,只见男人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大量的鲜血接连不断地从他的胸腔涌出渗入到木制地板中。
    “阿离!”就在男人倒下的瞬间,一个矫健的身影箭步冲出抱住她下坠的身子。
    身体落入一个熟悉的冷冽怀抱,雪松的木香将周身的腥气冲淡不少,莫离睁着迷离的双眼,撞入一双焦急又烦躁的桃花眼:“仇翊,你怎么在这儿?”
    “颜清的保镖都向颜渊招了。”当仇翊看到莫离浑身是血,脆弱的左手被一个陌生男人踏在脚下,又被揪头发持枪胁迫时,他的心都快碎了,“阿离,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
    扶在莫离肩头的右手摸到一股粘腻的温热,鼻腔间充斥着扑面而来的血腥气。
    莫离虚弱地张开惨白的唇瓣:“肩膀中弹了。”
    此时,落后一步的池晏也赶上来,脱下自己月白色的外套不顾仇翊吃人的眼神摁在莫离的肩上:“莫离别怕,风月就有医生,马上就到。”
    “内子就不劳你费心了。”仇翊冷冷地吐出几个字。
    “仇翊,莫离伤势太重不能舟车劳顿,你就不能为她着想一下?”
    “池晏,但凡你们风月的安保措施到位,她能伤成这样?”仇翊扯着嗓子向旁边同样焦灼的男人咆哮道。
    压抑着满腔怒火,池晏平静地说道:“莫离是在我这里受伤的,我理应负责。”
    “负责?”仇翊嗤笑一声,“你负得起吗?她要是有事,我先拆了你这家破店。”
    在莫离的事上,仇翊向来不会妥协,刚巧,池晏也是。
    被两个男人吵得头痛,莫离想要忍痛抬起左手示意二人休战。似是有心灵感应一般,在莫离动作的瞬间,仇翊轻轻托住她的手,俯耳贴上她的唇畔,柔声道:“阿离,是不是哪里难受了?”
    莫离挣扎着,摇了摇头:“不关他的事,那个人是冲莫家来的。”
    这个答案倒是令仇翊始料未及。莫家如今在莫流的带领下,生意逐渐由黑向白过渡,几乎不可能与道上的人产生摩擦。而莫敬天虽然为人低调,但也是出了名的精明能干、龇牙必报,敢在光天化日下对他的女儿动手,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上一次矛头对准莫家,还是八年前那场街头巷尾的枪战。
    莫敬天,么?
    思绪百转千回,仇翊的目光转向倒在一旁的杀手上,亏得池晏的枪法不准,那人并未当场阵亡,还在苟延残喘。见状,池晏出声道:“仇翊,这件事理应由我们风月善后,不如把这个人交给我,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仇翊抱起莫离,深深地看了一眼池晏,嘴角扯开一个嘲讽的笑容,沉声说道:“把他给我带走。”
    “等等仇翊,清清她……”埋在仇翊怀里的莫离挣扎着抬起头望向颜清的藏身之处。
    “别担心,她没有受伤只是吓晕过去了,颜渊马上就到。”脚步未停,仇翊带着莫离扬长而去。
    仇家的人四散离开,颜渊也及时赶到将昏倒在地的颜清抱走,徒留池晏和他的手下面面相觑。
    临时供电系统已经启动,明亮的灯光下,池晏满脸阴霾,直直地盯着地上那一滩刺眼的血迹和不远处被主人遗忘在一旁的黑色92式手枪。他俯下身,径直用两指拾起那把手枪,握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细细察看。从指尖和手掌的触感来看,这把枪经过改装,比寻常的92式更加小巧、轻便,适合女生使用;枪的外观有不少磕碰磨损的痕迹,说明它已经跟随主人征战多年。
    池晏爱怜地摩挲着枪身,似是在感受残留在手枪上女人的余温。修长匀称的手指沾染上一抹浓稠艳丽的瑰色,显得诡异又血腥,他却两眼放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混乱的叁层大厅在池晏的震慑下陷入一片死寂。突然,某个雅间传出一阵细细簌簌的响声,池晏的手下顿时绷紧神经纷纷举起手枪。
    只见一个身形窈窕、鼻青脸肿的女人跌跌撞撞地从里面走出来,对上一室的黑衣手枪,脸上毫无惧色,她定定地看向池晏,古怪地笑了笑:“池少,真是好久不见。还未恭贺您即位之喜。”
    池晏挥手示意手下放下枪,不咸不淡地开口道:“萧姑娘?”

章节目录

莫离去(黑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莫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肥并收藏莫离去(黑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