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她再次被唤醒,已经是她死后的第十二年了。
    刚醒来时,头疼欲裂,她努力睁开双眼,可视线一片模糊。
    倏地,便听见一声少女的惊呼。
    “快来人呀,公主醒啦!”
    接着,她感觉四周有不少人围在她的身边。他们说着北辽语,叽叽喳喳的,什么也听不清。
    北辽语?我这是,又回来了吗?
    她察觉到自己的右手食指、中指如同被针刺般疼痛,一股酸痒瞬间爬遍四肢百骸。不久,视线不再是一片漆黑,逐渐能看出周边事物的大致轮廓。
    萧泠泠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想要看清周围的一切。
    “太好啦!太好啦!巫医的方法果然有用,公主醒啦!公主醒啦!”
    一阵银铃似的笑声传来,萧泠泠循声望去,只见一位北辽侍女打扮的少女,约莫十岁左右的年纪,正睁大一双黑琉璃般清澈的双眼,一脸惊喜的看着她。她兴奋的鼓起掌,垂在后脑勺的乌黑顺滑的麻花辫也随着她的身体兴奋地摇摆着。若是条件允许,她怕是要欢喜地跳起来呢。
    她躺在厚厚的锦被中,喉中嘶哑灼热,口不能语,只能用目光打量着四周。
    只见一位年纪长一些的侍女走上前来,握住萧泠泠的右手,有什么东西突然从本就刺痛的食指和中指中倾涌而出。萧泠泠嗅出空气中的腥甜气。是血。
    年轻侍女见状,立刻递上一个牛骨制成的杯盏,接住从秦泠泠指尖涌出的血液。
    放血的侍女道:“将污血排出体内后,只要公主的烧退下去了,那这急症就差不多痊愈了。”
    萧泠泠将视线从疼痛的指尖,转移到说话的侍女脸上,不由地怔住。
    那妇人约莫叁十来岁的年纪,可双鬓已染上白发,额头也爬上了些许皱纹,风霜在她的两颊上也刻下粗糙的纹路。
    这不是初夏吗?她怎么一下子老了这么多,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怎么生出了白发和皱纹?
    这又是哪里?我不是在四处游荡吗,怎么一下子又到了马车中?身边的这个小女孩儿是谁?看她一身北辽侍女的装扮,难道我又回到了北辽?
    萧泠泠有太多的疑问了,可她的喉咙干渴嘶哑,张张嘴巴,却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竟说不出一个字。
    初夏见萧泠泠挣扎着想要说话,忙按住秦泠泠想要起身的肩膀,用北辽语道:“公主先好好休息,昏迷了半个多月,说不出话是正常现象,莫慌。如今已没有前几日那般烧了,想必要不了多久便能痊愈,有什么话到时候说也不迟。”
    说罢,又转头吩咐侍女,道:“乌雅,快去给公主倒杯温水来。”
    初夏接过乌雅递来的温水,让乌雅扶起萧泠泠酸软无力的身子,用牛角杯小股小股的给秦泠泠喂水。
    到底是大病过后,萧凛凛身子体力不支,想着想着,没多久又昏睡了过去。
    在她再次昏睡的睡梦中,原主的记忆也如洪流般涌入她的脑海。
    她花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了当下的事实。
    她重生了!
    原来,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唤“桑玲儿”,是北辽皇帝蒙哥罕最小的女儿。如今,正作为北辽向大周交好的象征,前往大周和亲。而现在,时间算下来,已经是前世的“萧泠泠”死后第十二年了。
    萧泠泠对“桑玲儿”其人有些印象。在自己嫁去北辽的宴会上,桑玲儿也不过才两叁岁的样子,粉雕玉琢的小团子正窝在她的母亲怀中,圆鼓鼓的小手向萧泠泠方向挥舞着,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北辽语。孩子年级尚小,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周围的大人们哈哈大笑。
    桑玲儿是北辽皇上最小的女儿,更是他已过花甲时所出,于是对她宠爱的不行。其他人见桑玲儿如此得宠,也上赶着巴结她。在众星捧月的光环下,桑玲儿不过四五岁的年纪,性格就已经十分的任性跋扈。
    只是,再受宠的公主,也会成为两国政治联姻的棋子,终究也只是掌权者的牵线木偶。回想自己的上一世,心中不免戚戚然。
    前半生再受宠爱又如何,不也会像前世的自己一样,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么?历史洪流滚滚而过,史书中寥寥数笔,便概括了仓皇而又坎坷的一生,又有谁会真的记住我们。
    多可笑啊。萧泠泠不禁冷笑,重活一次,却仍旧难逃和亲的命运。难道我这一生,便该如此么?若是有机会再投胎,那自己定要去向阎王讨一个好一点的八字,不求大富大贵,但求平静安稳。
    萧泠泠看着周遭陌生的一切,心里不知是喜是忧。
    上辈子的自己已经被人世伤透了心,弥留之际,心里还想着,如果有来生的话,下辈子就做一只蝉,能在生命最绚烂的那一刻结束,就已经很美了。
    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中,竟能多活一世。
    或许,命数不该绝于此吧。
    如今只能借着“桑玲儿”的身份,走一步看一步了。
    “公主,”马车突然停下,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将萧泠泠从纷乱思绪中拉出。
    “前方不远处便是京城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便可抵达。”
    萧泠泠看了一眼乌雅,乌雅立刻替公主回答道。
    “知道啦!你们且继续前行,公主已经准备妥帖啦!”
    “是!”
    “公主,您不要伤心,”乌雅看着萧泠泠悲戚的神色,拉着萧泠泠的手,安慰道,“虽然离开了家  乡,但乌雅和初夏姐姐会一直陪着您。您不要害怕,他们都说乌雅是个福星,乌雅一定会竭尽所能的保护您!”
    萧泠泠看着天真懵懂的少女,听到乌雅的安慰,心里也温暖了不少。
    萧泠泠冲乌雅笑笑,又伸出捏着梅花花瓣的手,牵起了初夏的手。残花花瓣在牵扯之中,也掉落在马车上。
    萧泠泠一手牵着一个,笑道:“好乌雅,你这么可爱机灵,初夏又聪敏心细。有你们两位在,任这大周皇宫如何的凶险,也定能逢凶化吉。更何况,这皇宫再危险,难道会比草原上的野狼更加可怕吗?草原儿女遇到再凶猛的野兽都不会轻易恐惧,这小小的皇宫又能奈我何?”
    嘴上虽是这般说着,可萧泠泠心中却并不是这么想的。
    这皇宫,就是个吃人不见骨的牢笼,任谁进去了,都无法安然的出去。上辈子自己的姨母,就成为了这皇宫权力倾轧的牺牲品,在这深宫中被摧残的不复往昔的风华。
    为了不让初夏和乌雅怀疑自己的身份,也为了安慰她们,才装作乐观的样子,说出这番话。
    初夏也应和着,“是呀,反正奴的命就是公主救得,只要能和公主在一起,初夏去哪里都可以。”
    萧泠泠看着与以前大不相同的初夏,心中百感交集。
    也不知在我死后,初夏都经历过什么痛苦的事情。萧泠泠心想。当时自己突然离世,没能来得及为她安排以后的人生。如今再见她,却已是物是人非。
    萧泠泠握着初夏的手,感受着她掌心中粗糙的纹路,心里有了主意。
    既然,我还能再活一次,那我为何不好好珍惜这次生命,好好地活着,好好地待她?
    既来之,则安之。之后会发生什么,之后自然会有办法应对。能重回故土,就已经很好很好了。只要我继续活着,说不定还有机会再见到父亲和兄弟。十二年过去了,不知他们如今变成了什么模样。
    如此想着,萧泠泠也没有之前担忧迷茫了。
    也罢,世事无常,我如今担忧恐惧也无甚用处。不过是和亲而已,前世和亲已有经验了。
    这辈子也不求什么大富大贵,能借着“桑玲儿”的身份,安安稳稳地活下去,就已是极大的满足了。
    萧泠泠掀开车帘,看着远方已经出现城墙轮廓的京城,模模糊糊的景象,似乎也预兆着前途未卜的命运。
    马车继续朝前行驶着,车轮压过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和亲队伍前进的很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远去,浩浩汤汤的人群也逐渐成为地平线上不起眼的黑点。
    苍鹰似乎也歇息够了,抖抖翅膀,晃晃脑袋,发出一声嘹亮的鹰唳,遂又朝上飞去,划过寂寥的黄昏,消失在天际。
    ---
    女儿:听天由命吧,嗐
    儿子:宝贝,我懂,你是为了我才受这么多苦,亲亲~
    女儿:啊这——

章节目录

钟漏歇 (古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人言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言否并收藏钟漏歇 (古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