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泠泠观此人神态倨傲,便知她不好应付,淡然道:“妹妹是陛下新封的裕妃,按位分与姐姐同级,姐姐进宫年龄久,自然当受妹妹一拜,只是如果这礼数过重的话,若是传出去恐对姐姐名声不利,旁人不知姐姐的品行,说叁道四的,无端扰了姐姐清净,怕是不好。”
    言下之意便是:你我同级,我拜了你也不怕折了你的阳寿。
    赵淑妃听到萧泠泠自报家门一点儿也不担心,区区一个不受宠的妃子而已,位分再高又如何。更何况如今北辽式微,既没有强大的母族庇佑,又没有陛下的宠爱,如何能与自己相提并论。虽说当今陛下不似先皇那般荒淫,后宫中嫔妃不过寥寥叁四人,陛下也甚少来到后宫中,但除裕妃外,其余的嫔妃的母族哪一个不是帮助陛下打天下的功臣,将来也会协助陛下踏平北辽,扫荡北境。如此显赫的家世,岂是一个来自草原荒野村妇所能比拟的。
    “原来是裕妃呀,倒是姐姐有眼无珠了,竟不识妹妹。妹妹自打入宫后便一直待在自己的寝宫中,得知妹妹病了,一直想去探望。本想上门拜访,但是陛下这几日都要来宫中享用晚膳,这才一直脱不开身,还望妹妹见谅。”赵淑妃装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但是语气中却颇为阴阳怪气。
    其实陛下鲜少来后宫,入宫叁年了,后宫嫔妃们连亲眼面见陛下的机会都屈指可数  ,只是这几日来的频繁了些,但也只是吃了晚饭便走,绝不多留一刻。上个月安插在惜花宫的眼线告知她大婚之日发生了何事,她听着眼线的禀报,得知裕妃受到的折辱,便知这裕妃对她构成不了威胁。更何况陛下临走之后,还传出不少风言风语,说陛下再也不会去惜花宫了,能传出这种话必然不会没有缘由,若非上头的纵容,赵淑妃想不出别的原因。
    是以,对裕妃也不必客气,接着阴阳怪气道:“妹妹刚入宫,伺候陛下伺候的少,不知道此间有多少繁复的礼数,姐姐又怕去探望了妹妹后,会将病气过给陛下,还望妹妹莫怪罪姐姐。  ”
    说着,还用手掩着面,做出一番愧疚之色。
    萧泠泠自然听出了对方话中的讥讽,但听到她说陛下时常去她宫中时,又颇感欣慰,觉得萧佑棠能慢慢割舍掉对她的感情,做一个正常人,快些开枝散叶才是正事,心中也欢喜起来,并未因面前之人的惺惺作态而动容。倒是一旁的乌雅,年纪小,忍不住气,面上一脸不忿。
    赵淑妃见面前的女子并未因自己的嘲讽而动神,反倒是浅浅的笑一笑,那模样倒像是很满意的样子,心里觉得这人是不是脑子有些不好使,若换作是隔壁宫中的王婕妤,早气得咋咋唬唬了。而裕妃不但不动怒,反而很高兴,倒是让自己自讨了没趣。又阴阳怪气了几句,见对方仍旧淡然浅笑,心头觉得没意思,便趾高气昂的离开了。
    萧泠泠瞧赵淑妃走远了,转过身才发现乌雅小脸已经气到鼓作一团,是一旁的初夏拉着乌雅的袖子才抑住了她的怒气。
    萧泠泠忍不住上手揉搓乌雅气红的脸蛋儿,小脸圆鼓鼓的,手感很是不错,笑道:“好乌雅,快别气了,眉心都快拧出川字啦!”
    乌雅被揉着小脸,含糊地道:“公主,你看那人说话阴一句阳一句的,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得宠似的,扭捏的样子可笑极了!难道我们以后都要受这样的人的气吗!”
    萧泠泠轻叹一口气,神色凛然,道:“怕是以后还要受更多的气,后宫便是这样,不受宠就会受欺负,这样的人不值得咱们伤神,不去理她,她讨了无趣自然便会离开。不论如今我再怎么不受宠,可毕竟我的地位还摆在那里,更何况我对她们也没什么威胁,时间长了,她们也不会再来烦我们了。”
    乌雅只得点点头,凄然道:“还是草原好,在草原哪会受这种气呀!草原上的妃嫔们个个豪爽,从不使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草原的后妃们争风吃醋起来,和大周的后宫也差不到哪里去哩。萧泠泠回想起前世侧妃们的作态,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是看乌雅天真烂漫的样子,也不愿打破她的幻想,只得附和着。
    此时叁人的小篓也装的差不多了,便也收拾收拾,说说笑笑地朝回走去。
    不远处,花海相掩,一双金丝绣龙的明黄长靴踩过浮在泥土上的花瓣,残余的香气绕着足尖,顿了片刻,见这叁人走远了,便也随着鞋尖的再次移动而渐渐消散于空中,再寻不获。
    ---
    某人:啊,还没写到肉,麻了

章节目录

钟漏歇 (古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人言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言否并收藏钟漏歇 (古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