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昂的呻吟和低沉的喘息同时响起,就连树梢上歇息的两只麻雀也被吓得猛然惊醒,摇晃着毛茸茸脑袋四下探寻声源。
    没一会儿,树下又反复回荡起“啪”“啪”“啪”的皮肉拍打声,男女呻吟喘息更是一浪高过一浪,甚至连自己站着的巨树也开始晃动起来。
    小麻雀们吓得连忙振翅飞起,逃出不断摇晃的枝叶,这才看清究竟发生了何事。
    原来树干被大家称为“人”的动物抱住,女人撅着屁股抱住树,她身后的男人正用一根比自己身体还要长且粗的棍子捅她,将她捅得又哭又叫的,似乎很是痛苦的样子。
    小麻雀看了身旁的哥哥,问道。
    “啾啾,啾啾啾!”
    她看着好难受,我们要不要去救她!
    “啾啾啾,啾啾,啾!”
    才不是痛的!她是太舒服了!
    大一点的麻雀游历人间,见过不少世面,一下子就看出了下面两个人是在交媾,拉住冲动的小麻雀。
    “啾啾,啾!”
    别管了,咱们换个地方睡觉去!
    翅膀扑扇两下就拉着妹妹飞走了,只剩下树下肆意交欢的男女,在佛门禅寺门口,放荡淫乱。
    萧佑棠忍耐许久的欲龙终于能全部闯进湿热花穴,而萧泠泠饥渴不已的穴肉也终于得到安抚,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爽到浑身抽搐,挺着身子尖叫出来。
    萧佑棠更是忍不住,干脆直接用小儿把尿的姿势,抬脚边走边干。
    急速走到树下,让她扶住粗壮树干,就这样翘着屁股被自己操弄。
    可怜萧泠泠,粗大肉棒连连捣弄花穴,根本不给她任何喘息时间。他甚至就着欲龙顶住花芯的姿势将自己按在树上,欲龙无情地撞上肉壁上敏感凸起。
    霎时间,面前白光一闪,花穴紧缩抽搐,就这么直接抵达高潮!
    “嘶——”
    花心喷出的淫液直接浇上敏感的龟头,爽的萧佑棠腰眼酸麻,凝神定气片刻才堪堪止住射意。
    大掌将白花花的臀肉扇的颤颤,声音嘶哑:“小骚货这么快又高潮了!你看看树干上,全是你喷的骚水,是不是很喜欢朕玩你?”
    说着不顾穴肉的阻拦,大力捅开正在高潮中抽搐的软肉。方才被雄壮欲龙堵住的淫水也全被带出来,哗啦啦的流了满地,都快将树皮泡软了。
    “嗯啊好舒服唔要被干坏了唔嗯”
    就着这个姿势,萧佑棠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撞进最深处,抵住被肏开一道小口的宫口,用马眼不断嘬吸挑逗,只恨不得直接肏干进去。
    而原本平坦的小腹被巨根撑出一道凸起,隔着薄薄皮肉,时进时退,时上时下,看着好生骇人!
    “别顶呜呜呜好深!嗯啊太唔太深了!”
    萧佑棠才不在意,只想着往里入,入的越深越好。最好能肏烂她,让她顶着这张脸露出更多淫荡的表情!
    大掌抓住倒垂的玉乳,将她整个身子抬起,猛地掼到树干上。粗糙生硬的树皮将娇嫩肌肤磨蹭的通红,痛得她泛起泪花。
    “好痛太硬了胸被刮得好痛”
    萧泠泠转过身,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妙目求他。他看到胸前斑驳的红痕时竟然也有些心软,虽然面上仍装着不满的样子轻啧一声,但还是脱下自己半湿的衣袍,覆在粗糙的树皮上。
    温凉的布料熨帖胸前的燥热,萧泠泠一趴上去就满足的喟叹一声。
    见女人一副爽到极致的样子,萧佑棠又有些不忿,大掌袭上玉臀,催促道:“别光顾着享受,屁股再翘高点,宫口张开,让朕进去!”
    一听到男人要肏开宫口,萧泠泠吓了一跳。那里那么小,怎么能进得去!
    “别,真的不行啊——”
    听到女人拒绝,萧佑棠直接朝里狠狠撞入,暴风骤雨般狂暴的撞击再度袭来,将微张的宫口撞得更加松软:“有什么不行的?你下面的嘴叫的那么响,不就是在求朕肏你吗。”
    萧泠泠只觉得自己被一根滚烫铁杵插成两半,方才片刻温柔转瞬即逝,男人很快便恢复暴戾,欲龙快进快出,将自己小腹搅得欲火纷起,浑身上下更是焦灼难耐。
    “啊嗯干死了唔嗯要被干死了呜呜”
    “谁要被干死了?说清楚!”硬杵激烈搅动花穴,让女人又爽又麻,神志不清。
    “呜呜是小母唔狗呜呜要被肏死了”
    看到女人现在已经不用自己教就能主动说淫话,萧佑棠心中很是得意,胯下又粗胀几分。过于粗壮的巨根将穴口撑得发白,几欲崩裂。
    “唔啊太大了呜呜吃不下”
    萧泠泠被花穴内变得更粗的肉棒骇了一跳,竟不知它居然还能变得更大,只能抱着树干哭吟。
    “有什么吃不下的!小穴这么骚,小骚货的屄不就是给朕肏的吗!”
    “每天都掰开骚穴给朕肏好不好?嗯?”
    萧佑棠的语气时而暴戾时而温柔,胯下更是毫不止歇,只听得“啪”、“啪”、“啪”的拍打声不断从两人相连处传来,埋在玉茎后面的两枚硕大囊袋也频繁撞上露出尖尖的骚珠,激得女人娇躯连连摆弄,爽的喷出一大股淫水,淫靡水声响彻整个后院。
    “啊嗯嗯嗯唔给元宁肏全都给元宁肏”
    萧泠泠早就意识不清,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萧佑棠听到这些话更是青筋暴起,咒骂一声:“艹!”
    不知道从哪生出一股莫名的力气来,腹上肌肉贲张,比之前更加狂乱的顶肏再度袭来,气势恢宏地冲破泥泞紧缠的穴肉,硕大龟头直接肏开宫口,一整个撞上宫壁!
    “啊——”
    萧泠泠被这一下入得几欲昏死过去,眼前一黑,泄身时的巨大快感让媚穴连连抽搐,上下两张嘴都大张着齐流水,阴精骤然喷出,花心大开。
    外翻的穴肉也瞬间被催熟,从粉嫩变成嫣红,被肏肿的花唇几乎丧失了闭合能力,被肏成白沫的淫液大股大股从屄缝中渗出来。
    骚货!荡妇!天生就该被自己肏!肏烂她,让她每天除了掰开骚屄给自己肏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萧佑棠心中蜷着一股郁气,全都化作炙热燃烧的欲火,通通释放到美人儿身上。
    不光是被大鸡巴堵住的骚穴在发浪,甚至连股间粉嫩菊洞也开始收缩,穴口的褶皱不住颤抖,甚至还渗着点点淫液。
    那模样娇娇嫩嫩的,诱惑男人前来采摘。

章节目录

钟漏歇 (古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人言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言否并收藏钟漏歇 (古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