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佑棠看着眼热,不受控制的入了一节指节进去,也不知是因为她刚泄身,还是她天生淫贱。那小嘴儿甚至比前面的花穴更紧更热,一缠上来就咬住不放。
    “嗯啊——别!那里不行!不唔......”
    那里是排泄所在,怎么能入进去?不行,真的不行了呜呜呜呜......
    萧泠泠被男人吓得一激灵,赶忙缩紧菊穴,不料将指节咬得更紧,甚至阴差阳错的又吞了一下,胀得泪水直流。
    “放松!朕只是用手指戳一戳,今日不玩你菊穴。”
    今日不玩,明日还能再玩,萧佑棠可不傻,怎么可能放过萧泠泠的美穴。
    “求求你,干前面吧,前面好痒,想要你......要你呜呜......”
    萧佑棠被女人求得心烦意乱,大掌袭上雪臀,一下比一下狠厉地插入娇穴,哑声喝道:“骚得没边了!天天求朕肏你!小骚货有哪一天是不发骚的吗?朕不过才停了一会儿你就受不了了,以后天天脱光衣服给朕肏?”
    “要嗯啊......要你......”
    “谁在要朕?要朕干什么?方才才教过你,你这么快便忘了?”
    他胯下急速撞上她的耻骨,一只手掐着红肿乳尖,一只手抵住菊口,空中淫液飞溅不止。
    “是小母狗......呜呜.......求元宁肏.......肏骚屄嗯......”
    萧泠泠生怕男人真的将杵在菊穴口的手指入进去,只能哭着说些萧佑棠爱听的淫话。
    “这里,这里,”萧佑棠手指和鸡巴一同分别顶着菊穴和骚穴,道,“这些朕迟早都是要肏,朕想肏哪个洞就肏哪个洞,想在哪肏就在哪肏。”
    说罢,大掌扣住她的娇躯,不再刻意忍耐,直将骚穴肏得“噗嗤”“噗嗤”急响,次次都捅进子宫。那欲龙整根肏入又整根退出,不断碾压折磨她娇嫩的宫胞。
    萧泠泠被干得浑身痉挛,连声音也发不出,只能张着殷红唇瓣,任由粗壮阳物在体内作乱,不消片刻,竟又泄了出来。
    萧佑棠被宫胞中湿暖淫液泡的极度舒适,挺腰狠肏了上百下,在萧泠泠泻出来的同时也一道射了出来。
    沸热滚烫的杨精直直打上子宫壁,萧泠泠被烫得浑身激灵,骚穴连连抽搐,快感如潮水般一浪接着一浪袭来,整个人仿佛如临云端,被爽意吊着无法下坠。
    阳精不知射了多久,一股接着一股,而射精后仍旧粗壮的欲龙死死堵住花穴,穴内的淫液和精液无法溢出,撑得她肚子有些发胀。
    “啊哈......太多了......好胀.......”
    即使听见她的哭求,萧佑棠也毫无停下来的意思,竟就着这般姿势,一边射一边又干了起来。
    “嗯啊,别.......”
    他似乎格外钟情在她高潮时抽搐紧致的穴肉中抽插,听见她的求饶,刚射完精的肉棒再度生龙活虎,将她软若无骨的身体转过来面对自己。
    欲根在她的花穴内一旋,棒身上盘起的青筋正巧蹭过穴内深处敏感凸起,激得她再次颤栗起来,手脚无力,嘤咛一声倒入他的怀里。
    萧佑棠被她这番投怀送抱弄得心口一热,她一双肥美玉乳贴住自己胸膛,长久以来的躁动的情绪竟慢慢舒缓下来。
    大掌轻柔摩挲着细嫩脸颊,手上动作温柔,可胯下依旧狠厉,欲龙在湿孺花穴内横冲直撞,竟然再次闯入宫胞,硬生生将女人从高潮的迷蒙中插醒。
    “太深了......轻点......别插了别插了.......要破了.......”
    她腿心的爱液自从方才初次高潮时便在没止住,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花芯都被男人捅破了,不然为什么会流出这么多水,堵也堵不住?
    “乖,”萧佑棠挺着鸡巴将女人干得娇喘不已,柔声道,“日后朕都是要插这里的,朕现在多捅一捅,玲儿就能早些适应了。”
    说着,便将萧泠泠的右腿抬起,让她单脚站立的姿势靠在树上。萧泠泠被他肏的一阵哆嗦,低下头还能看见狰狞欲龙在她的花阜时隐时现。
    青筋暴起的茎身上沾满透明的淫水和粘稠的白灼,淫液被大鸡巴撞得四下飞溅。彼此的小腹处都亮晶晶的,早就分不清究竟是谁的泻出来的水。
    萧泠泠被肥壮狰狞的欲龙骇了一跳,不由得呆了。
    那里那么大,它是怎么能闯入宫胞的?
    萧佑棠见她盯着交合处看得入神,有意显摆自己雄风,肉刃抽动的速度更快,将萧泠泠顶地娇躯颤颤,嘴上得意道:“如何?朕入得你爽不爽?”
    “小骚货舒不舒服?”
    “啊哈——”
    大掌又急又快的落上发抖的花蕊,美人儿被激得浑身绷紧,春液从被堵住的穴口喷射而出。最深处的小嘴儿活了一般,将马眼紧紧嘬住,不断大口大口的吞吸。
    这一极致的快感顿时让萧佑棠腰腹酸麻,马眼乍开,浓精喷涌而出,再次粗喘着灌满宫胞。
    萧泠泠也再也受不住不断上涌的快感,在阳精汩汩喷射时被烫得两眼一黑,竟又被操晕过去。
    而她小屁股下面,湿漉漉的全被淫液打湿。垫在树干上的月白外袍最是惨烈,上面淫水和白灼粘稠一片,上乘丝绸布料被淫水这般一泡,怕是再也穿不了了。
    萧佑棠也不甚在意,抱起晕倒在自己怀里的美人儿,就着肉棒插着花穴的姿势走入禅房,一路上都是噗嗤噗嗤的水声。
    那外袍就这般被主人丢下,孤零零的望着他们远去。
    ---
    小黄文不是现实,现实中子宫是一定不能插的!

章节目录

钟漏歇 (古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人言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言否并收藏钟漏歇 (古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