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不其然,第二日天不亮,北辽兵就在全城挨家挨户大搜查,一大堆官兵举着火把冲入医馆,来回翻找。那阵仗倒不像是在找什么人,反倒是在找什么东西。萧佑棠早已连夜离开,此刻他们自然什么都搜不到。
    带头的官兵操着不大熟练的汉语,对站在一旁的萧泠泠叁人掏出一张画像,画像上是一张虬髯大汉的模样。
    “你们!见过这个人吗!”
    叁人自然是没见过,皆摇头。
    搜了小半个时辰,什么也没搜到,一行人乌泱泱地闯入民宅,又零零落落的散去。临走前那个带头的官兵似是忽然想起什么,从随从手上拿过火把匆匆退了到萧泠泠面前。
    忽然而至的热意直逼萧泠泠,她被那人上下打探的眼神逼得毛骨悚然,宋明思连忙挡在她身前打圆场。
    那官兵小声嘟囔了一句就离开了,临走时还不忘同身边人说了什么。
    萧泠泠眼皮直跳,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宋明思送走那一群官兵后赶忙跑回来,焦急地同众人商议:“方才吴捕头小声同我说,几个时辰前府衙丢失了城防图,若是酉州一城的城防图也就罢了,他听别人说,还牵扯到了北辽的行营所在,不过此事是真是假他也不知。总之现在事态愈发严峻,咱们先想办法日后若是真的起了战事怎么办。”
    “喆胡出城找人帮忙,至今未归,也不知他那边情况如何。如今酉州从彻底封城,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就算他找到了救兵,咱们也出不去。”
    “那……那怎么办……我们要困死在这里了吗?”乌雅说着说着,尾音带起了哭腔。
    萧泠泠摸了摸怀中被体温捂得温热的良玉,焦急的心忽然平静下来。
    “等!”她坚定的看着乌雅和宋明思,“过不了多久会有人来帮我们的,咱们耐心等到天亮,一定会有人来的!”
    “可是……”
    宋明思还想说什么,忽的想起萧佑棠,便拉过萧泠泠到一边小声问道。
    “萧姑娘,他们来搜捕的人是不是恩公?”
    萧泠泠抿着唇,小声的说了句是。
    宋明思少年时游历天下,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是以见到画像上与萧佑棠截然相反的容貌时,一下子就意识到可能是萧佑棠假扮的。又联想到他来到医馆后的奇怪举动,对他们的身份不由得产生了疑问。
    “你们……”他斟酌片刻,将声音压得更低,“你们是朝廷派来的?”
    “算是吧。”
    “那恩公他……”宋明思眼神瞥了一眼密室的方向,示意萧泠泠。
    “你放心,他已经走了。他走之前给咱们留了一条后路,只是后面的厢房里还有几位病人,他们怎么办?”
    宋明思眉心紧蹙,大步朝后院走去:“咱们去先去看看他们的伤势,若是不便移动,那我便留下来。反正这医馆里若是主事的大夫失踪了,其他人也会察觉到不对劲。届时追究起来,还会连累你们。”
    “那怎么行!”他走的很急,萧泠泠边说边小跑着追上他,乌雅见状也追了上去。
    “本就是我连累了你,怎么能说是你连累我们。方才那个官兵一直盯着我瞧,多半是察觉了什么,说不定一会儿便会回来。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要一起离开。”
    “萧姑娘,不说这些病人了,我弟弟还锁在东城,我也不能贸然离开流他一个在这里。”
    萧泠泠一面走一面同他解释:“等会儿会有人来接咱们,咱们躲在密室里,那里有备用的吃食,够咱们藏一阵子了。住在后院的病人也一起过去,咱们挤一挤,应该没什么问题。宋明哲他……”
    话音未落,二人已绕过隔开前院、后院的石屏,忽的一道人影从墙头落下,毕恭毕敬地跪在萧泠泠面前。

章节目录

钟漏歇 (古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人言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言否并收藏钟漏歇 (古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