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筱然双腿盖着被子,静默片刻后小声说:“我发烧了。”
    高衡转过脸笑:“正常情况下的人会说‘我还没离婚’。”
    嗯,她已经忘掉这件事了。
    他松了松衬衫领口的位置:“发烧也不影响吧。”
    以前发烧的时候她也会往他身上黏,勾着他手指想把他拉到床上。
    她看着床头的水杯勉强一笑:“我还是喜欢会在这种时候逼着我睡觉说不要折腾的你。”
    “你把他踢开了。”
    他侧对着她坐着,微向前倾身,双手相扣望着地:“不告而别一年,结婚叁年,你不想见我,好,那就避开。四年了,你现在跟我说,一见到我还想搞我。”
    她靠在床头听着数落,眼神迷蒙。
    “乔筱然,你有病吧。”
    他终于转过头,从来平和的眼神里终于多了怨恨。
    “你会生气啊。”她逼着自己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她好像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用尽办法试探着他的底线和怒意,以前从未成功过,但现在她见到了。
    他不由分说拉开她裙子的拉链,温厚的手掌伸了进去在她后背摩挲,望着自己才解开两颗的衬衫对她说:“脱啊。”
    “我发烧了。”她哑着嗓子再说了一遍,承接着他的亲近却无动于衷。
    “不是想吗?脱啊。”他语气轻柔平和,双目紧盯着她。
    她呆坐着,任由衣肩滑落,她注视着面前的人有条不紊褪去她衣衫的轻柔动作。
    他抱着她的双腿,把她抵在墙上的时候有些不管不顾,他勾着她脖子的亲吻缠绵,双手肆意在隐秘的角落轻探。
    熟悉的拥吻让她手指颤起来,本能地拥抱上去,下身隔着衣衫感受到熟悉的灼热坚硬,就那样贴在她的隐秘处,欲望展露无疑。
    她脊椎尾椎在硬墙上磕得生疼,搂着他的脖子小声说:“高衡,我不舒服。”
    低眉垂头,相拥僵持,轻缓或粗重的呼吸交织着。
    “乔筱然。”
    他垂着头,额头抵在她颈下,抽干所有力气一般唤了她一声。
    她的手插在他的发丝间,一言不发。
    高衡的手机响了,他把她放下看到了是李寻寅的来电。
    “我刚刚看到季盈打听了乔筱然的房间号,现在坐电梯上去了。我只是确认一下,你们没有在做什么被拍下来会导致她离婚问题变得艰难的事,”李寻寅在电话里说,“或许你们需要一点时间调整,我来拖着季盈?”
    电话是外放的,乔筱然闻言终于有了反应,开始穿好自己的衣服。
    “谢谢。”高衡挂了电话。
    她伸手到身侧想将拉链提上来:“我还没离婚。”
    高衡在她身后轻笑一声。
    “事儿还没办完,钱还没拿到手,之后再说吧。”她呆滞微怯的神情消减下去,显现出清醒平静的一面。
    她是自己叫车走的,在电梯门口遇到季盈不忘丢一个冷眼。
    李寻寅开车到酒店前等了高衡一阵,他看高衡在酒店面前四望了一阵才坐了上来,便说:“放心,她已经叫车走了。”
    “你怎么发现的?”高衡整理好衣衫问。
    “你们俩的关系吗?其实不太清楚,但是我这人生长环境比较特殊,对男女关系往往很敏感,一眼看猫腻。”李寻寅双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笑说。
    看高衡望着窗外不语,李寻寅调笑:“我应该,没有坏你们的事吧?”
    “没有任何事。”
    李寻寅自顾自点头:“你自己把控好就行。”
    到家的时候乔茵难得还没睡下,乔筱然给她拿了玩偶让她抱好,坐在地上趴在床边看乔茵眨巴着眼。
    “妈妈怎么了?”乔茵小声问。
    她轻摇着头,退烧药让她犯困。
    本躺好的女孩起身伸手摸了摸她的眼角:“妈妈哭了。”
    乔筱然愣了愣,小指蹭过自己的眼角,摸到一点水迹。
    “妈妈没事,睡吧。”她笑了笑安顿好乔茵。
    乔母大概是年纪大了,晚上总是睡不着,医生开了安眠药也总不爱吃,现在还在阳台上坐着看书。
    乔筱然脚步沉重,一脚一个甩掉了鞋,光着脚坐到乔母身旁的椅子上,乔母问:“喝多了?”
    “嗯……”
    望着宁静夜空,偶有几声蝉鸣,她忽然斜躺到乔母大腿上,乔母无奈:“自己都是当妈的人了。”
    收养乔茵的理由,其实没有那么多善良,只是乔筱然已经快崩溃了。天灾人祸,原材料亏损了一半,她陪着运送过程,山林巨石滚落砸翻了两辆车,死了五六个工人。
    她在医院坐着的时候还在不断打电话,好不容易歇息的几分钟,护士才拉她去包扎她的伤口。
    那时候乔茵是被她父母的工友带到医院的,她太小了,什么都理解不了,被乔筱然看着的时候,冲她笑了笑,小手挥舞着。
    所以听到工人说起她父母没什么亲戚的时候,乔筱然抱过了她。她浑身的衣服被划破了不少口子,满身血迹狼狈地支撑着,应对接踵而来的麻烦时,乔茵缩到她怀里睡着,茫然无知,却也最无忧无虑。
    那是她能活下去的为数不多的安慰,她不想承认,她才是那个需要被照顾的人。
    “当妈了我也是你女儿,赚钱养你,靠一会儿怎么了。”她喃喃着。
    “把你能的。”乔母摆正了老花镜接着看书。
    翻书声在乔筱然耳边时不时响起,她望着眼前的树顶轻声问:“妈,这些年,高衡跟谁交往过吗?”
    “我给他介绍了不少,他也都去见了,我也不是每个都清楚,但基本没有聊得超过两个月的吧。怎么了?”乔母把书放下回忆着。
    “随口问问,想起上回见面你还替他介绍来着。”
    乔母叹了一声:“这孩子心事重,看上去倒是随遇而安,怎样都行。”
    看起来而已。
    “他有病。”
    乔筱然虚弱的叁个字,让乔母怔楞片刻后来了劲儿。
    “什么毛病啊?”
    乔筱然坐了起来把鞋捡回来穿上。
    永远学不会放过自己的病。
    面向乔母好奇执着的目光,她瘪着嘴想了叁秒:“随口一骂,因为我为了帮他,把车给了郭以安,郭以安把我车撞了。”
    乔母皱眉:“你喝多少?胡说八道的。”

章节目录

苦盐池(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笛声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笛声晓并收藏苦盐池(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