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莫要伤怀,侯爷待会儿就要进来了。”
    老祖宗立下的规矩张缙还是守着,媒人采纳,下聘定时自是一应未缺,早几日前她就搬到了张缙置办的另一个宅子里,挨着也近,好歹仪式流程是有了,这会儿张缙已将她接了过来。
    云昊一行人自得到消息后就马不停蹄往金陵赶,想到这里她又气恼。合着全家上下都由着他安排完了。
    他看着云曼欲言又止,恨时不待他,恨自己不够强大,抱着自己的阿姊失声痛哭了起来。
    最后倒是云曼安慰起了他:“我不嫁人,外祖父、祖母不放心,总要选的,张缙好歹是阿宝的亲爹,他疼阿宝,我看得出来的。”
    说着说着,竟把自己也一同安慰了,是啊,这个时代大都盲婚哑嫁,先不说能不能互通心意,连那人长什么样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即使两情相悦又如何?她母亲不照样落得个香消玉殒的结果。
    抛开各自原来的身份不说,一个无名寡妇,一个侯爷鳏夫,撇去她心理因素,张缙长得也相貌堂堂,任谁都会说她是攀上高枝了吧。至少阿宝以后不是能够任人欺辱的,至少他们母子还能同处一个屋檐,她该知足了。只有她内心深处知晓,从那日  张缙喝下毒药起,不管面上如何别扭,心里始终不同了。
    屋外热闹沸腾,燕云十六州的收复使得龙心大悦,如今侯府的气派与权势更是比以往更甚,巴结的人自然更多,就连她也一同沾了光,得了皇后娘娘不少赏赐,张缙在外一茬一茬得接过敬酒,若不是有一群兄弟相帮,怕此时早已烂醉如泥。
    在外行军打仗多有不便,张缙很久没有如此畅快豪饮,又逢人生喜事。他脚步蹒跚着走到洞房,示意守在一旁的倩儿巧儿下去,用剑挑开遮挡住云曼的大红盖头。烛光摇曳,她瓷白的脸上镶上一层柔和的金边。
    这娶云曼的愿望终于得了实现,想到谢钰刚才几欲跳脚的模样,心中更是顺畅。无论如何,他都和云曼拜堂成亲,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这是他们之前的牵连,任谁也剪不断的。
    “曼娘……”他深情的呼唤着云曼,原先赤色的脸庞因着近日的养病的关系白了不少,饮酒过度,两颊驼红,看上去还有些许滑稽。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云曼穿上大红色的衣物,美的不可方物,嫁衣为他而穿的,为他而美的,心中酸胀。
    他牵起云曼细腻滑嫩的小手,忍住当下的冲动,今日,他还有最后一杯,也是最重要的一杯酒还未喝下。
    云曼有些不自然,她上一次嫁给张衍之的时候,他已经病入膏肓,婚事一切从简,连拜堂都是由人架着完成,再之后就没了力气,连盖头都是她自己掀下来的,更别说喝交杯酒了。
    她的手臂绕过张缙的,一同端着酒杯送入喉中,她几乎没喝过酒,那辛辣的酒以入喉就呛得她连声咳嗽不止,张缙急忙拍着她纤细的背脊,又腾出一只手倒着桌上的水递与她喝。
    一番下来,她肺腑间虽然好受了,但醉意上头,眼角眼红,眸子也蒙上一层水雾,看得张缙的心都颤了两颤。扶着她小腰的手上加重了力气。
    云曼并未想到这酒如此的烈,不过一杯,就让她头晕目眩,只觉得天旋地转,连带着看张缙都是重影。
    “你……不要晃啊!”
    张缙听得一愣,随即失笑,他没想到云曼会如此不胜酒力,不过一杯下肚,就已经醉得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咦……我在干嘛?阿宝呢?”
    原以为醉酒的她会听话乖巧一些,哪知道不过一会儿,就要闹腾着这找自己的儿子,挣扎出他的怀抱,身子歪歪扭扭地向着门边走去。
    他自是不会让她如意,大步跨过去抱住她:“阿宝已经入睡了,你也该入睡了。”
    “哦……”此时的云曼,才算得上是卸下身上所有防备,放下脑中所有顾虑,早知如此,该以前就让她多喝几杯的,也免得她之前那般执拗。
    *
    下章肉了。。。我觉得我没鸽,就是晚了点,哈哈哈哈,今天我会再码一章的!!!!

章节目录

弟妹(古风强取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一树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树高并收藏弟妹(古风强取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