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身体就向一边倒去,张缙连忙扶住。
    软香在怀,久违的怀抱,张缙属实不舍得放下。刚要把她放在床上,又担心床上的桂圆红枣会硌着她,又小心翼翼地一手抱着她,一手将红枣桂圆扫落在地上。
    躺在床上的她也并未消停,一手拍在张缙脸上,小巧秀丽的鼻头轻轻煽动着,一张樱桃小嘴嘟囔:“你走开呀……好臭……”
    张缙被她搞得没了脾气,自己都成了小醉鬼到最后倒嫌弃上他身上的酒味儿。
    他无奈,今日不同寻常,只得扭头吩咐守在外间的仆妇备水,将自己身上的酒味冲洗干净,来到里间,床上的小妇人依然在扭来扭去,一身大红色的嫁衣,被她自己弄得松松垮垮,里面的红色肚兜露出一个鸳鸯交颈的头来。她躺在一团火红之中,肤如凝脂,小脸绯红……真真像等待着男人心甘情愿献上自己精血的妖精。
    他看着喉头不住地滑动,屏住呼吸走到她身边,细细盯着她的面庞,一寸一寸扫过她的娇躯,从未如此虔诚……
    云曼意识恍惚,如在云端,但又像马上要坠落一般,整颗心起起伏伏,说不明是何感受……眼前的面庞一会儿幻化做张缙的,一会儿又变成张衍之的。
    她也不晓得张衍之已经死了那么多年了为什么还会出现在她面前,但这两兄弟没一个能叫她喜欢起来……
    一个明明都要死了为什么还来祸害别人,另一个更坏……至于坏在哪里?那就太多了……那可就太多了,多到她数不清,道不明……
    反正……反正就是太坏了……
    “唔……呜……”想着想着又哭起来……她好歹是一个五品官的嫡孙女,竟然沦落到给一个病秧子冲喜的地步?
    她好不甘心的……她努力反抗了……用尽全力反抗了,已经逃了那么远,为什么张缙还会找来……
    看着张缙的迭着身影影一步一步向着她走来,心想着,一个张缙就够讨厌了……为什么还有两个叁个……哦,不,是四个张缙呢!
    她嘟着嘴,叫他们走开……
    云曼对着张缙拳打脚踢他也舍不得避让,只当她出气……希望她能够将自己心中的愤懑全都发泄出来。
    他拥着她,等怀里的人儿消停下来,他早已一柱擎天。
    “你……你干嘛……顶着我。”她撅着唇,对着身下硌着她腰的硬物很是不满。
    可偏是她这样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叫他再也忍不住。当下堵着她那喋喋不休的小嘴儿吻了上去。
    嘴里余下的讨伐还未出口,就尽化作呜咽。
    张缙一层层剥下她身上繁琐的衣物,而云曼又不甚配合,急得他满头大汗,明明也不是第一次了,却像个毛头小子。
    若不是这身衣物并不是寻常穿的,他怕是要用上手劲儿扯烂,但现在他只能羞恼。
    摸索许久,才将她身上衣物尽数除下,柔嫩的肌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白,只怕轻轻一掐,就将身下的人儿弄坏,到了此番地步,他反而沉下心来,反正今晚的云曼也是逃不掉了,他伸出濡湿的舌,在那染上粉色的耳垂上轻舔,留下他的痕迹,惹得半梦半醒间的云曼咯咯直笑,摇晃着脑袋躲避他的侵犯,却被他宽厚有力的手掌禁锢住,逃脱不得。
    “唔……你……痒啊……”不仅仅是耳垂痒,连带着两腿之间,好像也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叫她禁不住摩擦着双腿,若换做平时,她定会遮掩一番,可此时的云曼,只想怎么舒服怎么来,不住地摩擦着大腿根部,原本阻止张缙的小手也往腿间滑去,这一切,他都尽收眼底,一身气血奋勇。差点流出鼻血。
    有他在,何至于让她自己解决呢。
    他按住她的小手,云曼无力地蹬脚,只觉得他太坏。
    “乖乖,别着急……你想干什么?”
    听到张缙的呼唤,云曼抬起一双迷蒙的双眼……咬了咬唇:“我痒呀……”声音软软糯糯,有气无力,直勾人心田。
    她再醉得厉害,可终究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女子,也知道下身骚痒,需要解决。说罢,复又伸着纤纤玉指按上穴前的红豆,不住的按压揉捏,玉体也不住地在他怀中蠕动,可始终不得法,怎的越弄越痒?
    她逮住张缙的手就往自己的穴口放上去,“唔……你来。”
    “轰……”张缙只觉得自己脑中的血管爆裂,眼前一片血色。他何曾见过云曼如此模样,风情万种,不仅在他面前自慰引诱他,还让他亲自上阵。
    等反应过来,已有液体从他鼻尖流下,他抓起备在一旁的帕子将鼻血揩去俯身上去。定北侯在二婚洞房的夜晚竟然流下的鼻血,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但现在他也顾不上太多。

章节目录

弟妹(古风强取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NP只为原作者一树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树高并收藏弟妹(古风强取H)最新章节